当前位置: 首页>>学生工作>>年华风采>>正文
当代贵州(2016.11.18)杨天宇:顶着86万债务读大学的95后女孩
2016-12-14 13:52   审核人:

当代贵州(2016.11.18)杨天宇:顶着86万债务读大学的95后女孩

发布时间:2016/11/20  作者:汪枭枭  来源:当代先锋网  编辑:党委宣传部 李晓芬  点击:[   407]

前言:今年教师节前夕,省委书记陈敏尔调研贵阳教育工作时强调:“贵州的希望在教育,教育的希望在教师。”教育不仅是一个民族的希望,也是个人和家庭的希望。也许很多人知道李嘉诚和陶华碧并没有接受完整的高等教育,却拥金百万,对社会做出贡献。但其实社会上更多的还是接受了系统教育之后成长起来的对社会有益的人,特别是很多贫寒子弟,只能通过知识改变命运,读书恐怕就是他们改变自身最好的途经。

来自四川省宜宾市屏山县的95后女孩杨天宇就读于贵州医科大学麻醉学专业,她有一个帅气的名字和开朗的性格,却也同时承受着负债累累的家庭带来的压力和自己对未来的迷茫与焦虑。

\

天宇原本生活在一个简单幸福的家庭,父亲是一个建筑工人,一家人都在广东清远打工。天宇3岁便去清远,在那里生活了整整十年。2014年父亲在私人建筑工地不慎坠楼,从此右腿落下残疾,也无处索赔,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而母亲也患上心脑血管疾病,父母二人均丧失了劳动能力。

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命运一次又一次与这个脆弱的家庭开起玩笑。哥哥在清远出车祸、家中被盗,今年8月,嫂子被查出患有乳腺纤维瘤,不能确证是良性还是恶性,每月都要去医院复查,侄儿又处于学前启蒙阶段,仅靠哥哥在外打工根本无法承担家中庞大的花费。至今,家中所有的存款全部用完,房屋等不动产也全部用于银行抵押贷款,至今已欠银行和亲友共计86万。

86万,对于生意人而言也许只是一笔简单的交易,对一个农村家庭,可能是几代人也无法偿还的债务,更何况这个家庭已经“伤痕累累”。

\

命运一个简单的玩笑便足以让这个脆弱的家庭进入一种绝望的境地,然而天宇知道,家庭在困难,自己也不能放弃学业,书还是要读下去的。对于这样一个家庭而言,供一个孩子上大学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但父母也十分坚持让天宇继续完成学业。尽管读书不是孩子和家庭唯一的出路,却是一个相对较好的选择。妈妈常对天宇说:“生活虽然困难,但人都在,这就是最好的。”

由于各种原因,天宇无法再生源地申请到助学贷款,所以学费只能自筹。花溪大学城地处市郊,兼职机会较少,天宇只能利用节假在火锅店、奶茶店打工获得外快,还利用寒暑假去广东的工厂打短工,有时一月可挣2000多元。然而兼职所获始终是杯水车薪,更多是还是靠亲友的帮助。天宇在父母的带领下,以自己的名义向亲戚朋友借钱读书,如今大三的她已经欠下了亲友3万多元的学费。

尽管家庭遭遇如此不幸,生活过得如此艰难,天宇仍然没有忘记微笑,在校期间学习和社团生活两不误,多次获得校级奖学金和国家励志奖学金,还获得学校“优秀共青团干部”和“优秀学生干部”等称号。

谈起毕业后的打算,天宇说她很想读研,但是目前的条件不允许,实在不行就先工作几年,有点积蓄再考。说起读研的时候,天宇的眼神透露出一点担忧、一点迷茫、一点焦虑。

关闭窗口